文艺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文艺资讯
“一品问道"李智纲散文研讨会发言摘要
时间: 2021-03-26   来源:  邢台文艺网   浏览次数:  822

    


    近日,由邢台市文联主办,《散文百家》杂志社、邢台市文艺评论家协会联合承办的“一品问道"李智纲散文研讨会在邢台成功举办。河北省作家协会原副主席、著名作家宋聚丰先生,著名诗人、散文作家王玉民、著名评论家王聚敏、著名画家姚卫国、著名诗人古柳、代红杰等专家、学者、评论家、画家、新闻媒体记者等30余人参加研讨会。邢台市文联二级调研员马建英,党组成员、副主席刘重纲,党组成员、副主席、《散文百家》主编高玉昆,《散文百家》副主编赵韵方等出席研讨会并先后致辞和发言。与会专家对李智纲先生的散文创作给予高度评价。现将部分评论家的发言摘录如下,以飨读者。




邢台市文联二级调研员马建英


    李智纲老师是我国当代知名的花鸟画家、书法家、散文作家。他在绘画之余,潜心散文创作,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用平民的视角观察生活,用百姓语言表达心声,发胸中之意气,抒内心之真情,以亲历亲闻的点点滴滴,忠实地记录时代的变迁和历史的演进。从2000年到2018年,他先后出版了《心境》《明月照我心》《一品问道》三部散文集,成为邢台文坛一道亮丽的风景。
    今天,《散文百家》杂志社、市文艺评论家协会组织承办李智纲老师散文研讨会,不仅对于智纲老师本人,而且对于指导邢台今后的散文创作,都是非常有意义的。习近平总书记提出“文艺只有根植现实生活,紧跟时代潮流,才能发展繁荣;只有顺应人民意愿,反映人民关切,才能充满活力”,希望各位作家、评论家,向智纲老师学习,多多创作有内涵、有深度、接地气、富有感染力的文学精品!




邢台市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散文百家》主编高玉昆


    李智纲先生是我仰慕和崇拜的艺术家。他的绘画题材选取了独特的一品红、虎刺梅、仙人掌等独特的热带雨林或沙漠花卉,以娴熟老辣的笔墨绘写出这些植物向上不屈的高贵气质和超凡脱俗的精神品格。在国内花鸟画界标新立异、独树一帜。
    李先生曾长期担任《散文百家》的美术编辑和编审,他并非“画匠”,在画坛勤奋耕耘的同时,从未停息散文创作,用一腔真情和一颗净心经营着“另一幅笔墨”。从散文集《心境》到《明月照我心》再到《一品问道》,几乎是他的“半部自传”,充满着对故乡的怀恋与讴歌,对人间亲情的真实记录,文风质朴无华,旨趣高远,内涵丰富,堪称“大家”。
    李智纲先生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作画撰文、笔耕不辍的为文为艺精神,值得我们文艺界的晚辈们认真传承和弘扬,创作出不愧新时代的新业绩,为全市文艺事业的高质量发展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河北省作家协会原副主席、著名作家宋聚丰


    李智纲是我市著名画家,在花鸟画上取得显著成就,在社会上产生广泛影响。在散文创作上,他也做出令人刮目相看的优异成绩。我和智纲老兄相识相将近四十年,我觉得他的画品、文品和人品,都非常令人钦敬。
    突出表现在四个方面:
    一、如痴如迷的专业志向。我知道智纲老兄的名字,还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那时,他和地区群艺馆的画家杜宇舟,并为地区画界领军人物,人称"李杜"。1985年底,我调到地区文联任副主席,和任副主席的智纲老兄成为同事。

    当时,我对于智纲老兄的第一印象,就是他对于美术专业那种痴迷程度,为了专业志向或志趣,他能够做出很多常人难以理解的事情。六十年代初,他考上全国著名大学南开大学历史系,但因为醉心于美术创作,在大二时,他主动要求,由南开大学转学到天津美术学院学习。天津美术学院虽然资历也很老,但名气和地位,显然不能和南开相此。再就是文革之后,文革前的老大学生,在政治上受到重用。智纲老兄文革中在邢台报社工作,文革后不少同事到县里出任书记、县长。智纲老兄的哥哥是老革命,当时的地委书记,是他哥哥的战友。他却根本不想到党政部门做官,却主动要求转到文联做美术编辑。这种对专业的痴迷,是一般人很难理解的。在这种官本位的社会风气中,也就显得非常可贵和难得。
    二、锲而不舍的创新精神。在美术创作上,他坚持爱好,不受俗累,并且能够精益求精,不断创新。这些年,在美术创作上,我们强调为政治服务,一般都是人物画,才容易参展获奖。花鸟画相对而言,难以参展和获奖。当时,地区组织部评专业技术拔尖人才,有人就曾以这一点要求美术工作者。我当时参加评审,讲了美术创作的特殊性,说智纲同志是邢台地区美术界领军人物,但要让花鸟画在全国美展中参展获奖,那太不现实了。智纲老兄坚持画花鸟,坚持深入生活,四处采风。不断开拓新的创作领域,在柿子,一品红,虎刺梅,仙人掌等花卉创作上,不断探索创新,终于在花鸟画上,形成鮮明的个人特色,闯出一片新的天地。
    三、朴素真挚的平民情怀。智纲老兄在美术创作之余,又热衷于散文写作。2000年,他出版了散文集《心境》,2012年、2018年,又结集出版了《明月照我心》《一品问道》。他的散文,大多是写自己的亲身经历。朴素自然,情感真挚。就像他的花鸟创作一样,都是他身边平凡的人和事。决不矫柔造作,故作高深,读后让人非常感动。如他的散文《嫂子》,写他出生后,因为母亲岁数大,一直跟嫂子长大。战乱时,他嫂子背着他讨饭。让人看了,眼眶不由就湿润了,至今还留有很深印象。
    四、老而弥坚的青春心态。智纲老兄最让人钦佩的,还是他那老而弥坚老当益壮的青春心态。一般人退休之后,就要安度晚年了。他在退居二线和退休以后,却又进入一个新的创作冲刺状态。他在将近六旬时,又像年轻人一样,去做"京漂儿",在全国各地参加美术活动。在花鸟画创作和散文创作上,都达到一个新的高峰。可以说,他的主要美术作品,和散文作品,都是这二十来年的成就,让人不由想起杜甫那两句诗,"庾信文章老更成,凌云健笔意纵横"。
    智纲老兄的名字,原作"志刚",他曾解释说,取意为"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立壁千仞,无欲则刚"。后来,改为智纲,应该说是活得更智慧,更明哲,更通达了。世上有两种成功人士,一种人是在少年时,就迷上一种专业,终生为之努力不辍。一种人是干一行爱一行,干什么也能干成功。智纲老兄无疑是前一种人。他不仅酷爱画一品红,而且在画品、文品和人品上,也都不断努力,达到了一品。最后,祝老兄青春常在,宝刀不老,健康长寿,在专业上、事业上创造岀更加辉煌的成就。




著名诗人、散文作家王玉民


    放眼烟火人间,无处不是钱、权在执掌天下,所以,“称官”,“道款”,是场面上的热词,彰显着主、客好看的面子。可叹,我退休多年,居家养老,已到耄耋之季。对于那些称谓觉得很是生疏,故而,说起来也觉碍口。不习惯了。于是只好说些吃瓜群众的草根语言,这样倒觉得亲切些。智纲先生长我两岁,是地地道道的老兄,所以我就称其为兄吧。智纲兄是个大才子,是名符其实的著名画家,文笔隽永的散文家。非常高兴能参加他的作品研讨会。智纲兄不但才高八斗,更是创作勤奋,可说是佳作齐身。智纲兄的画作我近年来读的不多,但早年的作品我还是存有几副的,每每翻看,倍感亲切和自豪,倍感珍稀和荣幸。相比画作,他的散文,我见到的,几乎篇篇拜读,赞叹之余,感慨良多。智刚兄八十有二了,智商不减,勤奋有加,笔耕不辍。他发表了大量的作品,且篇篇上乘,正如诗圣杜甫所咏:“庾信文章老更成,凌云健笔意纵横”。浓郁的文化底蕴,厚重的历史观感,丰满的生活气息,严谨的人文精神,引人入胜,发人深思。这方面的评介,后边还有很多比我年轻的评论家们详细论述,我也就不多啰嗦了。我只说两点,一是努力向智纲兄学习,学他的勤勉和才学;二是送上个真诚的祝福,祝智纲兄,身体康健,福寿绵长,佳作多多,人寿年丰!



著名评论家王聚敏


    李先生的散文创作,基本上都是工笔写实,有着很强的现实品格和反思精神。这与其浓笔写意的绘画风格形成了鲜明的反差,即写实和写意分别代表了李氏写文与作画的两种笔墨。白描技法和写实风格,使李智纲的散文语言和意蕴朴质硬朗,少有传统文人和士大夫笔下的那种诗情画意。而恰恰是因为目前不少画家的作品还没有跳出这种古老的诗情画意或诗大夫的把玩意识,而为年轻人的诟病和攻击留下了把柄。我有幸与李先生同事多年,读其文又想其人,李先生的人格秉性和学养志趣实在配称是一个很本色的文人即知识分子,即使他的散文并非全美。

    李先生散文的上述之长,也许还不为当今某些青年作者所意会。青春散文是他们的专利,“青春呓语”、”人生感悟”、”爱与苦闷”之类是他们乐此不彼地表现主题。这不足怪,青年人血气方刚,激情澎沛,喜抒情好发议论,正是写诗作文的大好时期。但不足之处是他们不一定会品得出周作人苦茶杯中氤氲着的苦涩和孙犁“老年文体”里的人生真味。青年人的散文往往情多知少逞才使气甚至有情无知。今年九十高寿的季羡林先生最近著文说:“年轻时候我几乎没有写过感悟人生的文章,因为根本没有感悟,只觉得大千世界十分美好,眼前遍地开着玫瑰花,即使稍有不顺心的时候,也只如犹风过耳,转瞬即逝。”(《还是要写下去》)大师如此,况乎你我之辈。与年轻人相比,李智纲的散文确实是“行文有别于下一代”(柯文辉语)的“别一种文体”。他写的“过来人语”是“有知”的散文,但他绝不堆砌资料、炫学弄知。李先生已揖别中年,心静如水,庾信文章,健笔凌云,他与画笔和文笔永远是“生死不言别,千秋共此心”,其精品文章,翰墨佳构,强强相加,共同生辉,中年之后的李先生正一步步进入大师的化境。

    李智纲早年入南开大学历史系,拜史学大师郑天挺门下,二年后转美术学院学习美术。过去他曾对此错投师门耿怀于心,后终于醒悟,两年的文史学习于绘画,受益多多。是的,艺文之事乃至整个社会科学,本不宜分科过细过凡,分畛划域,壁垒分明,并非好事。然自现代以降,院校开始分科立系,书画在各自走向专门培养之途的同时,也造成了各自的局限。因此科班出身的李先生实在应感谢当年命运的阴阳差错和出校转系。若非如此,也许李先生不会写出今天这样好的散文了。当然,说到底绘画是李先生的正业,写散文不过是李先生的业余。不过,这不要紧,业余创作不一定写不过专业创作者的水平,因此从文体本质上讲,散文创作是不宜专业的,反之,如果你真成了”专业散文家”则有弊无益,无足观也。




著名画家姚卫



    李智纲老师首先是著名书画家,也是散文家,亦是《散文百家》初创人之一。《散文百家》 前身是《百泉》(诗与散文), 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创刊时,他就从报社调到地区文联从事刊物的美编工作,因此他见证了《散文百家》的发展历程。多年来他尽管以美术创作为主,在美术创作之余,同样笔耕不辍地在耕耘着画画之外的那片自留地——散文(创作)。李老师是新中国发展历程和各个时期社会变革的亲历者,他的作品情真意切,既有史料价值,又有文艺性,以一个画家独有的视角,从善于形象思维入手,而不失文学性。不仅是生活的记录,更是情感的表达。从很小在农村的成长记忆,写到不同阶段再到现在。上山、下乡,写生、游历;从太行山写到华山;从中国西北高原写到南国热带雨林;乃至日本、法国域外风情……“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对于李老师我再补一句话“作万幅画,立万字言“。这种坚强的意志、坚定的信念和坚韧不拔的精神成为我们的楷模。
    关于艺与文“双修“,  其实古往今来许多文学艺术家都是多面手,触类旁通,无论散文也好,书画也罢,都具有情感的共通性,无非表现手段不同。每一种文艺形式都不是拥有身份者所独有,人人都可以参与。有时越是非职业身份者,越有新角度,新亮点,出手不俗。
    李老师除美术创作成果斐然,书法作品亦出手不凡,且搞过“个展”,散文集出版过三本,另外还有多篇文章发于多家刋物。李智纲老师他首先是一个艺术家,又是一个综合性文艺家,在他身上我们看到了中国典型知识分子特有的气质,以及家国情怀。诗以言志,文以载道,对于每位从事艺术创作的朋友而言,在画画同时要加强自己综合素质的提高,文与艺互为补充,相互提升。




著名诗人古柳



    我有幸参与到智纲先生的几部散文集出版过程,曾经在夜里十点和智纲先生讨论文字具体细节,被其敬业执着的精神所感动。李智纲老师的文字,通过对不同社会变革时期的事实描写,以一个艺术家独有的视角和人生感悟,围绕个人阅历的史事置身于家国历史的场域背景,真实的还原了历史的细节和存在,文字中表现出的书卷气与烟火气,在出世与入世的深思中体悟世间的平凡与觉悟,并基于自己艺术创作的感受,完成了从感恩绘画到感恩万物的心境升华,并以朴实无华的语言,表现了作者的家国情怀以及对真、善、美的高扬。体现出道德人品和文章内涵统一交织、个人史与家国史统一交织、重大节点和家庭节点统一交织,入世与出世的交织,是一部个人与家国高度统一的民间样本,智纲先生是真正的大德大师。




著名诗人代红杰


    绘画不仅是画家内心压抑不住的表达欲和倾诉欲,更是一种内省的个人修为。这种个人修为除了绘画技术之外,更多体现在知识结构的广度和深度上。绘画理论当是重要,哲学、自然科学、文学的营养却是不可或缺,否则,画家只能沦为难登大雅之堂的瞬间画匠。李智刚老师在这两方面实现了自我完善。
从李老师的散文集《一品问道》诸多的文章中,我读出了李老师对绘画艺术深切的爱和挚诚,同时领会到了一个学人的清醒、理智、沉潜。李老师在文章中坦言:“除绘画理论书籍外,史学、哲学、杂文、古今中外名著,我都下过功夫。”“我坚持散文创作,是发胸中之逸气,是真情的流露。”“文学创作和艺术创作是互补的。”这不仅是一个前辈画家的真知灼见,也是对后生的有效提醒。
    画家一旦兼为学人,画中自然有了画家的思想、灵趣、学养、品格,所营造的画中意境也会在优美中完成了深邃,对自然的万物更是有自己独特的发现和理解,并赠予事物丰富的想象和审美能力,从而拓宽艺术空间,于纸墨间达成自己的艺术符号,于朴素的美感中使个性得以张扬。
    李老师从云南大理的仙人掌、虎刺梅身上,读出了生命不媚俗的抗争和独立,从一品红身上读出了雄健如梅之风骨,认知遂升华为创作的灵魂,正如李老师所说:“创作已超越花卉自身之美,赋予更多的人文精神。”每幅作品均荡漾生命和灵魂的鲜活气息。

    李老师的绘画作品与学术修养实现了相互呼应和融会贯通。艺术是艺术家和全人类永无止境的理想,祝愿李老师的艺术创作永远闪耀在山巅和远方。





图片新闻更多+
新人推介更多+
文联概况 | 文艺资讯 | 文艺期刊 | 精品展示 | 文艺名人 | 文艺评奖 | 通知通告 | 资料下载 | 返回首页

版权所有:邢台市文联   电话:0319-3688184   地址:邢台市顺德路255号  冀ICP备15024331号-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