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通知通告
散文《一树繁花为你芬芳》| 作者:苗 莉(选自2017年第5期《散文选刊》)
时间: 2018-04-08   来源:  邢台文艺网   浏览次数:  483


苗莉,女,河北省邢台市文联副主席,邢台市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编审职称。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理事。曾获邢台市第三届社科类优秀青年专家,邢台市第七批市管专家称号。

在《人民日报》、《文艺报》、《中华散文》等全国报刊发表散文作品,出版散文集《风中的飞翔》。散文作品曾多次入选《中国散文年选》《中国散文排行榜》《中国年度散文精选》等国家级精选本。

2008年8月散文作品《梅为谁开放》获得全国第三届冰心散文奖;200911月散文作品《无雪的寒冬》荣列河北散文排行榜;20135月散文作品《釉色英谈》获得河北新闻奖二等奖;2015年荣获中国散文学会编辑贡献奖;2016年荣获河北省散文学会金星编辑奖。


一树繁花为你芬芳

●苗 莉

    那已是多年前的一个春天,下午放学之后,我坐在那张极其简陋的课桌前,写完了老师布置的作业,便收拾书包,一溜小跑回到了家。进了家门找到那个熟悉的玻璃瓶子,走到外婆面前说:“我去逮老鸹虫了,好让咱家的鸡多下蛋。”
  门外已经有英子在等我,郊外那片果园子是我们的目的地。一路走着,就远远地闻到了花香。果园的围墙是黄土泥巴垒起来的,不高,很容易就能翻过去,就是这矮矮的土墙也被人扒了好几个豁口,更是来去自由。园子中央有棵巨大的桑葚树,桑葚树下是一口古井,井台上竖着一把古老的辘轳,辘轳的摇把已经被磨得十分光滑,井水清澈甘甜。那只拴着绳索的水桶里,总是放着一只水瓢,谁口渴了,都能够很方便地喝上几口。
  果园一带的土质是沙土,很细致松软,每到春季,在这一片桃红柳绿中,都会有许多老鸹虫。有一种是黑色的,一种则是铜色的,我不知道它们从何处来向何处去,白天就只管在树林里飞来飞去。夜幕即将降临的时候,站在树下,用力摇动树枝,昏昏欲睡的它们就被摇落一地,黑乎乎一片,我们就赶忙动手把老鸹虫装进瓶子里,如果收获不多,还可以在沙土地里,寻找小小的洞眼,顺着虫洞一挖就又可以捉到一些。
  在我的印象里,老鸹虫,最大的用处就是回家喂鸡。鸡吃了以后下的蛋又大又多,蛋黄会显现出桔红色,看上去很是诱人,营养也更加丰富。但是有一段时间,家的鸡蛋都被外婆悄悄存在瓦罐里,很少能吃到了。外婆说,攒够了鸡蛋,就带你去邢台,你姐来信说她的工友得了肺结核需要营养。一听外婆说能去邢台,我真的好开心,那是我姐姐工作的城市,也是当时我们地区行署所在地,距我当时生活的广宗县城一百多华里。对当时的我来说,那里有宽广的马路,古香古色的清风楼,还有5分钱一支的奶油冰棍,更重要的是,在那里可以看到我亲爱的姐姐。
  满载而归的时候,已是夕阳西下,忽然看见了一辆绿色的吉普车停在我家门口,心中疑惑,难道是姐姐回来了。急匆匆往家赶,却看见我的父母和两位干部模样的人一起上了车,车子启动之后,一路向西疾驰而去。
  回到家里,我忙问外婆,外婆抹着眼泪说,你姐姐厂里来人把你爸妈接走了,说是你姐出了工伤事故。出了什么事故?我姐现在怎么样了?外婆摇头说不清楚。失神的我手里那个玻璃瓶没拿住,一下子就跌落在地上,老鸹虫撒了一地。院子里的老母鸡立刻扑棱棱围上去抢,我的心就像那一地黑黑的老鸹虫,顿时乱做了一团。
  我的父母被吉普车接走之后,因为通讯的不畅,再无音讯,我的姐姐是死是活,究竟怎样,一无所知。外婆在失魂落魄中为我们做晚饭,有一搭无一搭地烧着火,心不在焉中饭已经开始糊了,她毫无察觉一把一把往灶膛里添着柴火,直到糊味窜满了整个房间,掀开那口铁锅,一家人的晚饭只剩下浓烈的烟。那股浓烟就像乌云一样,弥漫在每个家人的心间。
  那是多么难挨的一夜啊。乍暖还寒时节的夜晚,风尚有几分寒,比风更寒的是我们的心。我和哥哥一次次去门外等候,又一次次失望地回还。父母走后,家里老的老小的小,六神无主。那一夜,遥远的天穹挂满了繁星,一眨一眨闪着神秘的光亮,奇怪地打量着夜深难眠的我们。我和哥哥坐在院子里的梯子上等,看着天上的星星,期望我亲爱的姐姐能够平安无事。在梯子上坐久了,又爬到房顶上眺望,盼望远处的公路上能有那辆亮着车灯的吉普车归来。上去又下来,转来又转去,父母一夜未归。一家老小,在凄惶的等待中,度过了那个极为漫长的夜晚。
  第二天,期盼中的父母终于回来了,我的姐姐也回来了,然而,那个爱说爱笑温柔美丽的姐姐,她已然失去了生命。跟着父母回来的,是她那早已冰冷的遗体。
  肝肠寸断的悲伤中,怎能忘记不久前姐姐回家过年时的欢喜场景。记得那天下着大雪,从邢台至广宗的班车很少,一天也就一两趟。天快黑的时候,我和母亲骑着自行车,去汽车站接姐姐,一路上其实不能骑行,母亲就推着自行车,顶风冒雪,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坐在自行车上的我,自然体会不到雪中行路的艰难,心里只有渴望见到姐姐的激动。
  暮色中,一辆又破又旧的长途客车驶进了站。姐姐一下车,看见我和母亲非常高兴,抱住我转了一圈又一圈。微弱的灯光下,我看见母亲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姐姐为我的外婆买了一顶帽子,是黑色平绒的,摸上去暖暖的软软的。帽子的中间镶着一颗绿色的圆玻璃,像翡翠一样,非常好看。姐姐为外婆戴上之后,外婆照着镜子,笑得像一朵花。
  姐姐为我的母亲买了一条围巾,是蓝底白花的纱巾。姐姐为母亲围上去,又深情款款地绕来绕去,在母亲的胸前摆弄着。
  姐姐为我买了许多彩色的橡皮筋,红的、绿的、黄的,一把一把地扎着,我细细地抚弄着,爱不释手。
  姐姐又从包里拿出了她为家里带的年货,香香的黑瓜子,嫩黄的蒜苗……
  那是一个多么幸福可餐的夜晚,外面风雪弥漫,家里炉火正旺,每个人都沉浸在姐姐归来的喜悦中,品尝着那浓浓亲情烩制的饕餮盛宴。
  姐姐在兴奋中讲述着她在冶金厂的工作、学习和生活,甚至已经有年轻的工友喜欢上了她,有事没事就爱瞧上她几眼。母亲说,那你呢?你喜欢他吗?姐姐立刻绯红了脸,那嘴角的一抹浅笑,那一低头的娇羞,多像是含苞待放的花朵,笑起来花枝乱颤。
  大年初二一大早,姐说带我去串门,我穿了过年的新衣服,欢天喜地地跟着。虽然很寒冷,但有姐姐的手牵着我就觉得好温暖。推开两扇吱吱呀呀的木门,我看见了一位老人家,她的年纪和外婆相近,却没有我外婆的腿脚利索,看见我和姐姐进来,又惊又喜,拉着姐姐的手左瞅瞅右看看,一个劲儿地说:“妮你回来了,妮你回来了”,亲亲地说了好多话。姐姐把带来的一包点心打开,拣了一块到口酥递给老人,就走到院子里,开始扫院子里的积雪。老人蹒跚着跟在姐的身后喊,别扫了,不碍事,歇会儿……扫完了院子,姐姐又拿起墙角的扁担,去挑水。雪后的路上很滑,姐姐柔弱的双肩担不了太多,只接了两个多半桶,却依然打着晃,倒进了屋里的水缸里,就又出去挑了一趟。
  我知道,这就是姐姐上中学时就照顾的那位老人,姐姐虽然已外出工作,却始终放心不下。
  年后,假期结束回厂上班的时间到了,姐姐在依依不舍中挥手告别离开了家。谁又会想到,谁又能想到,姐姐这一去,竟再也没能踏进这个家,那一别,竟是生离死别。
  其实,在她们厂里的吉普车来接我父母的时候,姐姐就已经去了天国。只是他们怕太突然太刺激我们家人,就只说姐姐受伤出了事故。
  出事那天一大早,姐姐像往常一样,把车间打扫得干干净净,坐在她的天车驾驶室里,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故发生了,究竟是怎样发生的意外,我不得而知。只听说在送姐姐去医院的路上,姐姐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的胳膊太疼了,别拽着我的胳膊。”
  没有人能够知晓,我亲爱的姐姐,最后是以怎样的心情去承受那突如其来的灾难。那一刻,疼痛和死亡的恐怖,一定紧紧地揪住了她那颗年轻的心。她一定挣扎过,想挣脱那死亡的威胁。然而,一切都已无法挽回,姐姐,我年仅十六岁的姐姐,最终还是被死神带去了。
  我不知道,那天夜里赶到邢台,看见自己的爱女躺在医院里,全身已经冰冷,父母心底的那份悲伤有多么沉重。
  我看见我的父母双亲,面色苍白眼圈深陷,一夜之间就瘦了许多,父亲的两鬓平添的几许白发,更是刺痛我的视线。姐姐是被一辆大卡车拉回来的,上面放了许多的花圈。她没有再进我们的家门,就直接去了空旷的原野。
  姐姐的葬礼,惊动了广宗县城的四街一关,记得来了许多人。或许是那个时候的人们太闲了,或者是姐姐太年轻了,在外地工作的人少之又少,人们觉得惋惜,觉得心疼。
  那个空旷的场院上,姐姐的追悼会挤满了人。我的父亲是国家干部,我看见父亲哀伤的脸上,极力想保持平静的表情。在冶金厂的领导致完悼词之后,我的父亲也讲了几句话,他讲到了自己的女儿苗蔚,是怎样一个优秀的孩子,具备着怎样勇敢坚强、温柔善良的品质,是怎样的爱工厂,爱工友,孝顺父母,疼爱家人。情之所切爱之所深中,父亲的眼泪终于抑制不住地淌满了脸颊……
  我的母亲只是失神地呆立着,巨大的悲伤中母亲早已经是欲哭无泪,她紧紧地抓着我的手。仿佛是怕一不留神,就会失去她另一个女儿。
  而我只是没头没脑地哭,一场又一场地哭。泪眼迷离中,我一次又一次注视着姐姐的遗像,黑色镜框里已变成照片的姐姐,依然是微笑地看着我,看得我心痛。
  姐姐的遗像其实是一幅画像,是照着姐姐的一张小照片画的,画得还真好、真像。画像上的姐姐一如既往的恬静、美丽,她那微微上翘的嘴角,总是带着天使般纯净的微笑,让人永远无法心生杂念。
  最后诀别的时刻,母亲攥紧我的手,上前和姐姐做最后的告别,我看见的姐姐,她并没有外伤,很安静,就像睡着了一样。
  姐姐的墓地,就选在一望无际的田野上,那个时候,麦苗正是郁郁葱葱地生长,放眼望去是一片又一片的葱绿。姐姐的墓前有一棵梨树,此时,洁白的梨花正在静静地开放。湛蓝的天空,万里无云,蓝天下映衬的梨花更是雪一样的洁、水一样的清。微风吹过,一树繁花落下了缤纷的花瓣,那洁白的花,顷刻间就像天空洒落的花雨,飘着袭人的花香,伴着那一锨又一锨飞扬的黄土,为姐姐这个早逝的红颜堆起了一座香丘。
  葬礼完毕,坟茔堆起,昨天早晨还活生生的姐姐,就被掩埋在黄土之下。一家人回到家,相对无言,只有一场又一场,承受着痛楚折磨的伤心和悲泣。我又看见了那只装鸡蛋的瓦罐,原本要给姐姐送去的鸡蛋已经装了大半。
  可是如今,姐姐已撒手去了,就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再也难以复还。
  安葬完姐姐处理完后事,冶金厂的领导来我们家慰问,给了300元的抚恤金。300元就为我姐姐年轻的生命划上了句号,做了了断。300元,在当时,大概能够买两辆自行车,在今天,不够一顿饭钱,倘若去吃重庆小店里148元的天价酸辣粉,也就只够两碗。然而,钱多钱少,又有何意义,多少钱能让我姐姐死而复生?那300元从进了我们家之后,就被母亲原封不动地交给了我的外婆,母亲在外工作,是外婆含辛茹苦把姐姐带大。那300元的抚恤金,就被外婆用两层手帕包了又包,揣在贴近胸口的衣兜里,一分都没有花过,就那样天天地贴着心暖着,暖着。外婆知道,这是孩子的命换来的。
  墓地一别,从此阴阳两隔。多少个黑夜和白天,那份刻骨铭心的想念,常常让我泪流满面。但是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我再也见不到姐姐,听不到她的笑声,看不见她的容颜。只有在依稀的梦境里,纯净美丽的姐姐,她才会轻轻地走过来,满含微笑在我的面前闪现。
  梦醒来,亲爱的姐姐,早已飘忽不见。
  此去已是经年,又是春暖花盛开。姐姐,梨花虽无言,亦可寄相思,就让这年年盛开的一树繁花,永远陪伴着你,为你守候,为你芬芳。



图片新闻更多+
文联概况 | 文艺资讯 | 基层文联 | 文艺期刊 | 精品展示 | 文艺名人 | 文艺评奖 | 通知通告 | 资料下载 | 返回首页

版权所有:邢台市文联   电话:0319-3688184   地址:邢台市顺德路255号  冀ICP备15024331号-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