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展示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精品展示

邢台市戏剧家协会史长生作品

    史长生河北省清河县人。长期从事戏剧文学创作,有歌戏曲、电影、电视剧、小品、曲艺等200多万字的作品发表或演播,出版过《戏说世相》等三部戏剧文学专著。多次获得国家级金奖和银奖,在省市文艺界享有较高声誉。其中,现代戏《玉桃》,被河南、山西、陕西、山东等地30多家剧团移植演出,在中国北方引起强烈反响。现代戏《吕玉兰》,在中央电视台、河北电视台播放,被领导和专家评价为一部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高度统一的艺术精品。为宣传本土文化作出了突出贡献。

    河北省戏剧家协会将其誉为“全省基层作者的一面旗帜”,提出了河北戏剧界“北有赵德平,南有史长生”的说法。邢台市曾确定其为主管副市长定向联系的全市三个知名作家之一。

    该同志现系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中国戏剧文学学会理事;河北省知名剧作家,河北省首届燕赵文化之星;邢台市戏剧家协会副主席,曲艺家协会副主席。多次被评为邢台市劳动模范、邢台市模范宣传干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河北日报》、河北电视台、《燕赵都市报》、《邢台日报》等媒体多次播发其创作获奖情况及人物专访,事迹被《中国名人》、《中国当代戏剧家》、《河北文化名家》等多种典籍辑入。



史长生戏剧剧本《李玉兰》节选:

序  幕(1955年春)
[大幕徐开。村民群雕。
[序歌:
老河口上刮大风,
刮昏了日头刮散了星。
刮黄了春种秋收庄稼梦, 
刮出了沙土岗子盐碱坑。
坑里埋下咱的老祖宗,
剩一群娘们汉子守坟茔。
[村民由雕塑散开。皮二林与倪大壮打成一团。
 
花大嫂   别打啦!别打了!
赫一阳   打吧,穷乡僻壤闷日子,看打架也算个热闹。一个光棍楞头青,一个好汉退伍兵,都是硬茬儿,真把脑袋打开了花,咱这老碱窝就出名了。
皮二林   放手,爷们要去闯世界,碍你啥事?
倪大壮   你借我的驴耕地,说好用一斗红高粱抵帐,你走了我跟谁要?
皮二林   连锅底灰都刮着熬粥喝了,有红高梁我还去逃荒?
倪大壮   嘿,你二皮脸跟别人耍光棍行,可你得看看我是谁。老子是国家功臣,揍过日本打过老蒋,我不信治不了你个破光棍!
皮二林   棍光咋?你不光棍多啥,弄了个老婆生了七个脏妮子,真绝了。你家六辈单传,到你这怕是传也不传了,断捻子了,绝户头!
倪大壮   你敢捅老子心窝子,我废了你个狗日的!
赫一阳   废吧,都是废物点心,消灭一个少一个。花妹妹你瞧这俩人的模样,皮二林,尖嘴猴腮没人寻;倪大壮,葫芦头没把儿绝户相,到猴年马月也生不出儿子。不信你看着,说不准我是孙子。
花大嫂   小声点,看倪大壮那样儿,好像全世界的人都欠他,惹着他连你一块揍。
吕玉兰  (内唱)离学校回家乡激情如火——
[吕玉兰背着书包跑上,毅然站到打架人群中间。
吕玉兰  (唱)喊一声婶子大娘嫂子哥哥。
玉兰爹   玉兰,你……
吕玉兰  (唱)眼下的春光正好当忙耕播,闲聚在大街上这是为什么?
倪大壮  哟喝,这不是念高小的吕家妹子吗?咋,这东留善固大街上的事你想管管?
吕玉兰   亲不亲,故乡人。大壮哥,你知不知道打人犯法?
倪大壮   犯法?人不大口气不小,你知不知道江山是谁打下的?
玉兰爹   兰子,小孩子家不要乱说。你咋回来了?
吕玉兰   俺毕业了。
花大嫂   毕业接着考中学呀,回这穷乡村,你那一肚子文化不白瞎了?
吕玉兰   农村正是用文化的地方。(转向迎面走来的老耿叔)老耿叔,你是村领导,俺向你报到。
吕老耿   报到?
吕玉兰   对。俺响应号召回村参加劳动,俺要跟着党支部,建设新农村!
皮二林   喝,玉兰妹子口气不小,今年多大了?
吕玉兰   俺今年十五,不小了。赫叔,俺回来是要改变落后面貌、治理风沙的!(解下书包上的白毛巾箍在头上)
玉兰爹   说啥,你……治风沙?      
吕玉兰   对,咱村世代贫穷,是因为风沙盐碱太重。自然课上讲了,要改变这种现象,就得靠造林治碱,种树封沙!
玉兰爹   这八百辈子都管不了的事你想管管?咱这荒土岗子寸草不生,你怎么种树,哪来的树苗?
吕玉兰   放伏假的时候,俺专门问过老七爷,他说这槐树上的槐籽和榆树上的榆钱都是树的种子。生物课上说,只要有阳光和水分,是种子就能发芽。俺想育出树苗全种在沙丘上,让咱东留善固绿树浓荫,再不起风沙,多种些粮食,乡亲们就能吃饱肚子了!
吕老耿   兰子,好样的!可咱村底子太穷,人心太散,这树咋种?
吕玉兰   如今全国都在成立互助组合作社,土地联片耕种,集中使用农具牲口,乡亲们一起生产劳动,这树还愁没法种吗?
吕老耿   合作社的事县上做了安排,咱村正在合计按户分片,成立十个合作社。可是上级有个指示,每村还得要配一个女社长……
皮二林   女社长这不就在这儿吗,正讲全国大好形势哩。
倪大壮   开眼了,羊群里还真能出骆驼?哼,毛孩子要是能当社长,我还能当县长哩!
一  芹   咋不能当?玉兰是高小生,在咱村文化最高,我看她就行!
大  兰   对,我们就选玉兰当妇女社长,俺家就入玉兰的合作社!
吕老耿   玉兰有文化有志气,当社长还真行。晚上村里有个会,我先在会上提提,然后投票,这个妇女社长咱就推举玉兰当!
 
第一场(战天斗地 1957冬)
[童谣: 
小妞妞,大娃娃,
憨憨楞楞闺女家。
天高地厚全不问,
一头扑向沙疙瘩。
风里走,雨里爬,
黄土地上打天下。
[冬夜,沙丘。植树夜战进行中。赫一阳上。
赫一阳  (念)黄沙岗子村边横,自古的凶脉没人敢动。扔嘣跳出个小闺女,领着大伙来把树种。东边铲,西边平, 育一气干了三春冬。这事是好是坏难说定,村里人说西又道东。精明人看风驶船要灵醒。
我先找个地方先避避风。(下)   
[皮二林、倪大壮等几个男社员上。
皮二林   呵……腚蛋子都冻木了。刚在窝棚后边撒尿尿不下来,硬是用锨把敲下来的。
社员甲   放屁去吧,听说只有东北哈拉滨那边才敲哩。爷们撒尿,媳妇得站在旁边拿着个棍儿等着。
皮二林   别在我跟前提媳妇,一听这俩字我就饿,饿死了你家给我出殡,
倪大壮   光用嘴犯贱有么用,有本事去女人堆里剜一个,那边一片哩。
皮二林   那可了不得,吕玉兰带出的四兰五芹战斗队,打擂台咱爷们都干不过,个个都是女英雄。
倪大倪   么英雄啊,一个妮子家念了几天书竟成了穆桂英,领着一班杨门女上树爬墙采树种,成天嚷嚷着要向地球宣战,看能的她!
社员乙   别这么说,玉兰就是不简单。前几天来了个写报纸的,把玉兰领咱们种树的事登报了,说玉兰是全中国最年轻的合作社社长,说咱们合作社是铁球社。
社员甲  铁球是么意思?
二林  铁的,硬呗。
[赫一阳从一旁蹭过来。
赫一阳   东留善固要说硬,大壮兄弟是英雄。前线打仗枪林弹雨,脚后跟上挂了彩都没趴下,要不是他爹老犟大叔逼着他回来专做传宗,接代的续香火工作,这会儿八成当旅长了。
倪大壮   解放济南我屁股后边那个班副现在都是团级了,旅长算个蹭!
皮二林   得当军长,娘子军。这不人家老婆肚子又挺起来了,再来一个就八女投江了。
倪大壮   你小子找揍?就算九女投江我死了也有哭爹的,不像你急得把炕席挠烂了手上扎剌也没人剥。混成这样活个啥劲!
赫一阳   别别别,人家都在那边干活,咱蹭个滑儿歇歇就行了,别闹出太大动静。
社员甲   听赫叔的。哎,赫叔刚在那边蹭的啥滑儿,是不是想踅摸点啥?
赫一阳   这荒土岗子有啥可拿的?我看了会儿星星。
社员乙   你老小子就是阴阳,看星星看出啥讲究了?
赫一阳   年头不济天有异象。你们看这天河两边,只有织女,没有牛郎。
皮二林   哎,有织女没牛郎,是不是对单身男人是个好消息?
赫一阳   别想美事了。这星象是大忌,天地不作合,冲克太岁。这不明摆着吗,阴盛阳衰,要不咱咋干不过那班子长头发的?

社员乙   嘘,小声点,四兰五芹干过来了。要不咱也过去干会儿吧,咋也得对住十分工呀。
倪大壮   怕啥?要去你们去,我老倪连机关枪都不怕,战壕里照样睡觉,集上卖红薯连乡长我都敢骂,在这儿歇会儿谁能把我咋了?
[吕玉兰和女伴们挑水栽树,穿梭般走来。
吕玉兰   (唱)黄土地上把树栽,几个春秋拼过来。
妇女甲   (唱)星夜鏖战在沙岗上,干劲冲天豪情满怀。
吕玉兰   大兰姐,这风太大了,你快扶住棵树崽子,我用锨把捣实。
妇女乙   (唱)踏小径穿梭脚步快,小扁担挑出大气派。玉兰,水来了!
吕玉兰  好,快倒在这坑里,浇大点水!
妇女丙   (唱)眼见得沙丘成林海,就如同兵阵排成排。玉兰,这捆树崽子放在哪儿?
吕玉兰   扛到西坡去吧,那边可能不够了。
[大风袭来,吕玉兰眩晕倒地,众姐妹将其扶起。
妇女丁   玉兰姐你咋了?都这么多天了你干活不要命,是不是太累了?
吕玉兰   滑了一跤, 没事。小芹妹,我让你统计的最新数字出来了吗?
妇女丁   出来了。截止今儿,咱们种树一共二十八片,全长八华里,拢共一十一万六千五百七十四棵。其中,榆树两万五千棵,槐树三万七千棵,杨柳四万六千棵,果木三片……
吕玉兰  (唱)谁说冬天不种树,科学方法巧移栽。
妇女甲   (唱)坡种杨来洼种柳,果树片片站高台。
妇女乙   (唱)东留善固变绿洲,沙丘碱滩全覆盖。                                    
妇女丙  (唱)玉兰领咱把风沙败,压得风魔头难抬。
妇女丁  玉兰姐,你创的这冬天植树法,听说别的村也在跟着学。“深埋死砸,生根发芽”,“今冬浇大水,明春绿色美”。这是科学,不服不行啊。
[几个男社员倒拖着铁锨转过来。
赫一阳   三星已经往西拐,两眼皮打架头难抬。哎呀,鸡都快叫了。
皮二林   散工吧,都冻成棍儿了!
倪大壮   吕玉兰,我给你提意见!我老倪上过战场,打突击的事经历过不少,可咱老百姓修理地球是个长活,悠着点也掉不了脑袋。都一个多月了,天天这么没黑没白的拧,你把大伙当成牛了,使得也太狠了!
吕玉兰   大壮哥,俺做错啥了吗?
倪大壮   你没错,你是省劳模、县人委委员,你红了,出了名了,上了报纸了,可也不能拿俺穷老百姓垫背呀!告诉你,别觉着在台上 做了几回报告就能的上天了,我在战场上流血那会儿你还流鼻涕哩。咱今儿就把话撂明了,我家中孩子没人管,怀孕的老婆还在凉屋子冻着,往后夜里加班这活我不干了!(扬长而去)
皮二林   玉兰妹子,俺也走了。另外我得请个假,明天我也不来了,明天我闹肚子。(下)
[几个男社员纷纷离去。
花大嫂   玉兰,要不咱也散吧,天真不早了。俺家小三儿半夜好尿炕,我得回去把叫孩子。
吕玉兰   走吧……都走吧,回家歇着吧。
妇女甲   你呢?
吕玉兰   咱这一片树快成材了,夜里不能离人。我在这守一会儿,等老耿叔来替我,我再走。姐妹们辛苦了,都快走吧。
[几个妇女有些不忍地离去。
幕  后   (伴唱)云遮月,月迷星,形单影只孤零零。夜半沙岗北风里,谁解女儿情?  
吕玉兰   (唱)天怎么一时变得冷,心怎么忽然觉得疼。中天月儿不言语,你听我问一声。日子怎么才能好?乡村怎样能脱穷? 我的婶子大娘父老乡亲,怎样才有好光景?群众意见像一面镜,对月反省我自扪胸。千金难买心啊,种树得先种情。一堂课猛然把俺惊醒,乡亲们面前身得躬。泥土里长大的农家女,不孝敬父老怎么行?
[吕玉兰在土坎上睡去。入梦,与树精灵共舞。复睡。
[玉兰娘抱着棉衣、挎着篮子上。
玉兰娘   玉兰,妮儿,你还没吃黑下饭呢——(走近玉兰,悲从中来)(唱)玉兰玉兰你呀你,亲闺女呀傻闺女。闺女家睡在漫天地,你不觉苦来也不觉屈。大冬天四面漏风的窝棚里,累得你成了一滩泥。满脸的泥巴顾不上洗,锈成疙瘩的头发像抱窝鸡。两手泡你怎么还能抓锨把,没吃饭你怎么还能风中立。一双脚冻肿成了肉榔头,脱不下的鞋子渗着血滴。你泥水里来呀风雨中去,掉了多少肉脱了几层皮。俺知道你是一心为集体,却怎么就不疼惜你自己。要睡你就安心睡吧,你就歇在娘怀里。
吕玉兰   (醒来)娘,你咋来了?
玉兰娘   我给你送饭来了。玉兰,你一个闺女家黑更半夜睡在这荒土岗子上,你可真够傻的呀。
吕玉兰   俺是党员,就想为乡亲们做点实实在在的事,这就是傻吗?俺带着大伙种树,想让地里多打粮食,叫大伙吃饱饭,这有错吗?
玉兰娘   咋了?有人说么了?
吕玉兰   今天晚上没干到收工,大伙就散了,都走了……
吕玉兰   走就走呗,这天寒地冻黑灯瞎火的,就该早收工啊。兰子,咱村穷,大伙日子过得累,都拉家带口的,不容易呀。这村子是大 家伙的,你得多替别人想想啊。
吕玉兰   是啊……谁家也有老小,各家都有难处,大伙跟着俺在这沙疙瘩上没黑没白地干,也真难为了大家了。这事,俺记下了,要记一辈子……
玉兰娘   知道你累,你爹到集上用地瓜换了点白高粱,给你蒸了几个没掺野菜的窝窝,快吃吧。
[吕老耿跑上。
吕老耿   玉兰,不好了,有人毁咱们的树!
吕玉兰   毁树?谁干的?
吕老耿   几个人呢,没看清楚是谁,民兵追去了。只拦下了一个倪大壮,他说只辟了几个树枝子,要给他怀孕的媳妇回家去烧炕。
吕玉兰   倪大壮……
吕老耿   玉兰,咱们风里雨里干了几年栽的树,被人毁了这不是摘咱的心吗?我看透了,咱出了成绩,有些人不舒服,倪大壮盼儿,赫一阳添事儿,皮二林成天耍光棍儿,这是他们故意捣乱破坏呀。你在家查线索,俺这就去县上报案!
吕玉兰   老耿叔……这事咱要查,一定要查清楚。叔哇,咱种树为啥?为得是叫乡亲们吃饱,可咱是不是想的不周全,光吃饱不行,还得穿暖呀,让乡亲们冬天在凉屋子里冻着也不行啊……
玉兰娘   老想着别人,自己这脚都冻伤了,流血了,鞋都脱不下来了……
吕玉兰   俺年轻,受点伤没啥,可村里的老人孩子不能受屈呀。
吕老耿   玉兰,你……你这心可真细呀!

 
 



图片新闻更多+
文联概况 | 文艺资讯 | 协会概况 | 区县文联 | 文艺期刊 | 精品展示 | 文艺名人 | 文艺评奖 | 原创作品 | 资料下载 | 站长统计

版权所有:邢台市文联   电话:0319-3688184   地址:邢台市顺德路255号  冀ICP备15024331号-1号